徐翔遭老婆起诉离婚!“暗度陈仓”还是“大难临头各自飞”?

 关于亚博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15 18:28

徐翔,中国股市最富传奇的交易高手,“宁波涨停板敢死队队长”,曾经的“中国私募一哥”。

1993年,徐翔用3万资金从宁波银河证券解放南路杀入股市。到2015年,他已是积累200多亿账面财富的股神。

2015年11月1日,泽熙案发,徐翔从宁波回上海时,在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拦下。2017年1月22日,徐翔被判操纵证券市场罪,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,没收加罚款,合计203.5亿元,相关案宗至今仍然保密,不对社会公开。

2019年3月27日,股神徐翔还在山东青岛监狱服刑,他的妻子应莹已向上海黄浦区法院提交起诉状,正式要求与他离婚。

1

事业爱情双丰收

1998年,徐翔正处于事业上升期,应莹则是券商营业部的一名职工。2004年,二人结婚,次年孩子出生。

一年之后,徐翔的声誉达到顶点,一些散户不惜堵在营业部门口,专门等待徐翔出现,一位北方的散户亏了上百万后,带着仅存的资金南下,试图见到传说中能点石成金的股神。

一位交易员曾分析认为,涨停板交易理论的精髓不在于趁高走,而在于如何能迅速调整自己的判断,能斩仓赔钱离场。

“只有割得起,才能赢得回”,这十字圭臬,却字字带血带泪。

多位接近徐翔的朋友,都佩服他的果敢大胆。徐翔早盘看到形势不对就能立即斩仓,可能大家还在哀叹套牢懊恼中,他已再度抓住机会入场博弈。

此后,徐翔重心从宁波转移到上海,一如百年来的“宁波帮”成长轨迹。已经完全财务自由的草根徐翔,在大上海开启人生第二次进阶——从游资向私募转型。

2009年,在朋友的一片反对声中,徐翔成立泽熙私募基金,且连战连捷,迅速成为纵横中国股市的私募明星。

以徐翔炒作重庆啤酒的经典事件为例:2009年9月到2012年12月期间,大盘从3478点跌到1949点。2011年12月,重庆啤酒深陷疫苗丑闻,导致股价从80元/股左右掉头向下,接连十个跌停后开板。国泰君安总部和打浦路营业部赫然出现在当晚的公告中。重庆啤酒股价继续下跌,从26元/股左右一路跌到最低点的17元多/股,到2月23日回到34元/股左右。

那个开板时的购入资金正来自徐翔,尽管他没有抄到最低价,但二次抄底让他赚得盆满钵满,净利润达数亿之多。

尽管已经名满天下,徐翔仍保持着低调的生活习惯,财富之于他只是一个数字。徐翔的人生大概只由几个部分组成:饭桌、卧榻和券商营业部四楼。

2

“只有一天没能看盘”

与这样一位立志成为“东方索罗斯”的人物组成家庭,不知是福还是祸。

在徐翔呼风唤雨的日子里,应莹一直隐藏在幕后。她的丈夫几乎没有享乐主义观念,身家300万时,徐翔才给自己买了两套数千元的雅戈尔西服;身家过亿时,他在宁波买了第一套商品房;到2006年身家过十亿,他才买了人生第一辆车——新款的奥迪A8。他甚至在海外没有任何资产布局和现金,全部家底都杀进了A股。

从1992年到2015年,徐翔只有一天的时间不是站在交易屏幕前的。有半天是早年生病无法看盘,另外半天是亲人手术需陪同签字。

在此阶段,应莹多数时候扮演主妇角色,一边相夫教子,一边照顾孩子上学。

15年底,徐翔被捕,应莹开启了她如坐针毡的日子:一边是徐翔的父母需要照顾,一边是受徐翔案拖累的朋友的抱怨:不少朋友把账号交给徐翔代打理,案发后全部遭到查封,自有资金也一并埋葬。

压力像海啸般袭来,打了应莹一个措手不及。

无奈之下,她背起了家中的全部事务:照顾老人及孩子,每月跑去青岛中院催一下甄别资产的进度,并去青岛监狱看徐翔。

3

“暗度陈仓”还是“各自飞”?

这次离婚,应莹将渐渐走到前台。但背后的原因是莫衷一是。徐翔还有1年多就将刑满出狱,对于患难夫妻来说,此时放手,当真是十分可惜。

《调解告知书》显示,在徐翔被长期关押之时,应莹只能独自抚养孩子,失去生活来源,以至于夫妻关系失和,故起诉离婚,法院决定对该案先行调解。

由于徐翔的大部分财产来自A股,因此案发后,相关股票资产均遭到冻结,包括大恒科技、宁波中百、东方金珏、文峰股份、华丽家族和长航油运。由于冻结之初正值A股牛尾,除长航油运外的五只股票总市值达到107.98亿元,如今只剩下51.6亿元。

也有观点猜测,应莹此次离婚举措是“暗度陈仓”,目的是从死疙瘩一块的冻结资产中,盘活一部分出来。好让徐翔归来后不至于手无寸铁,重整旗鼓再赴江湖。

法院的调解期限,最长也不过两个月。这也就意味着,最多两个月后,徐翔“家底的命运就将揭晓,或者是在法院调解下原封不动,或是在应莹的坚持下“大难临头各自飞”。